北京知青网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知青岁月 >

一个湖北知青难忘的插队经历(二)

时间:2019-09-12 04:04来源:北京知青网 作者:姜昌明 点击:
几分耕耘,几分收获,自留地菜园一片绿油油、生机勃勃的景象。一季接一季,一茬接一茬,喜获丰收。不仅解决吃菜问题,而且还实现瓜菜代粮,五分地解决了五个人的基本生活。

 

 

 


七.   放牛姑娘

 

       知青时代,耕牛仍然是农业主要生产力,耕地、整田是人力几倍,脏活、累活、苦活全揽,是农民的宝贝。中国几千年来形成的耕牛文化,留下深深地烙印。“贏赢老牯牛,默默数春秋,田里禾苗壮,一步一点头”。"老牛亦解韶光贵,不等扬鞭自奋蹄”。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。可见,耕牛受世人的尊重和敬仰。

 

       生产队里唯一的一头牯牛,平日里由一老农专门护理看管,农忙时抽调一些童工或老翁协理。早、中、晚放牛,白天砍牛草,出工前喂草,中途饮水。自古以来,放牛、看牛、使牛都是牧童,农夫,老翁,基本上是男士,极少见妇女,女孩,更无女知青。建设八队,开历史先河,三位美女知青放牛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和贻祥上月堤后,三位女生一边参加春耕,一边喂牛。其中一人在休工期间放牛、喂食、领牛饮水。另外俩人每隔一天去相隔十里多路的长江大堤外鸭子湖边割牛草,保障牛有足够的嫩草吃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一天,是由卯玉放牛,早上和中午,牵牛沿田边、沟边、渠边觅食,沟中饮水。晚上收工后,卯玉想起“块块荒田水和泥,深耕细作走东西。江村小儿好夸骋,脚踏牛头上牛领”的诗句。她模仿牧童廖小毛的示范动作,试着骑牛。她左手摸着牛脖子,牛头低下后,左脚迅速踩到牛左角,拉僵绳,牛头上仰,右脚由下而上,由后向前呈弧型准备跨上牛背,说时迟,那时快,牛头再猛地往左一摆,卯玉左脚随牛角上翘,右脚轮空失去重心,猛地一个后空翻坐地,摔了一个屁股墩。幸好卯玉在学校是位体育健将,反应迅速,否则会造成股骨骨折。

 

       第一次失败,卯玉爬起来再试,牛不肯低头,不耐烦,卯玉再次失败。牛脾气上来,人也火冒三丈。卯玉手持牛鞭猛抽牛屁股,牛受到刺激跋腿就跑,牛跑人追,持续十多分钟,人、牛都喘气不止,方才缓解。卯玉冷静沉思片刻,所念牛驯扰,不乱姑娘心,慢慢亲近牯牛,不断撫摸牛身。牛脾气渐消,转为温柔,卯玉借势再上,一举成功。摸索几次,她已驾轻就熟。

 

       卯玉之后,轮到运秀放牛。她根据卯玉提供的经验教训,小心谨慎,上领骑背,放牛吃草比较顺利。但是,她一般不骑,牵牛慢步,行走沟边渠边,与路人谈笑风声。

 

       松平放牛次数较少,但胆大,驯牛放牛轻松自如。当牯牛到沟边饮水时,牯牛下沟坡的一瞬间,人从牛背上自后向前直跳水中。骑牛不比骑马,没有马鞍,牛背光溜溜无毛无鞍可抓手,牛上下坡时如两腿夹不紧,不能自控重心,必定向前或向后摔下。何况,松平一边放牛,一边看书。她看书是一直是全神贯注,孜孜不倦,读书胜过一切,不要说落水,就是牛把她带上冰山火海,她会全然不知。所幸她摔在浅沟水中没有受伤。她浑身泥水,一边抖水,一边向牛微笑示意再来。

 

       忽然,天空乌云翻滚,春雷阵阵,松平感觉暴雨来临,希望迅速回家。可惜牛脾气已经上来,打死也不迈步,松平急得跳起来,无可奈何,只能再次享受大自然的沐浴!

 

       三位女生骑牛放牛,不仅是标新立异的奇闻怪事,而且还是建设八队的一道风景线。她们除了衣着与牧童、老翁不同之外,主要看点是风情种种,姿态万千。卯玉多象体操女皇姿态,运秀保持温柔淑女形象,松平背上黄书包,骑牛背看书,仿佛古时书郎。路隔陇头高似岸,人骑牛背稳如舟。

 

       三女生去堤外割牛草,遇到平生最大惊吓,不堪回首。

 

       鸭子湖是长江大堤外洲滩上最大的一个湖,与长江、南辗子湾(大片芦苇基地)、大堤和范家垸支堤接壤。湖中芦户子和杂草丛生,是堤内农民打草喂牛、肥田和晒干作烧柴的良好资源;  但也是安全事故频出,每年造成多人丧命的鬼窖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矛盾的夹缝中,为了生存寻资源,还得冒险打草(割草)。我们五人先后都去过打湖草,只是在岸边硬土基上割小草,未敢深入割大草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有一天,运秀和卯玉割草不满一挑担时,天色骤变,乌云密布,江面阵风渐起,她们顾不上草量多少,立马启程回转。一路上,风驰电掣,大雨滂沱,她们被淋了个落汤鸡,艰难挑担回家。在诅咒老天爷的时候,传来建设四队(路北的小队)在打湖草时死了一位妇女。几个人与同队男女老少冒雨跑去看过究竟。四队人一边哭着喊着,一边数落着,说这位妇女在十几个打湖草人当中一直领头,深入湖边太多,当风雨迅猛来临时,拔腿困难,不仅撒退失败,反被狂风卷入湖中乱草缠住淹死。

 

       同时,四队的草民还透露,长江大堤内的联盟大队,一个生产小队打湖草30多人全部在湖中翻船死亡。天大的噩耗。已经晚上十多点钟,风雨渐停,人们不约而同奔赴现场。远远的就看到灯火通明,听到一片惨叫。当人们到队时,看见每户人家都躺着死人,而且都是壮年男女,一片凄惨景象,特别是有一户人家的堂屋(客厅)并排陈列四具死尸,一对中年夫妻,两个待嫁的双胞妺妹,惨不忍睹……

 

       鸭子湖啊,吞噬生命的魔窑何时休;  苦命的人啊,打湖草何时休!

 


八.  家有笨厨

 

      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人人有块短缺的板,五口之家也不例外。自下乡之日起,一切都靠自力更生,这是知青生活的主旋律!

 

       开始,五个人都不会做饭。虽然都不是独生子女,也不是纨绔子弟、千斤小姐。但是,文革前父辈们都看重孩子读书,因为长辈有文化的不到十分之一,而且文化程度很低,父母希望改变下代命运,克勤克俭,支持孩子们读书。上中学住读,一般二周回家一次,下厨做饭的机会少。当然,三个女生厨房的阅历比二个男生强一些。

 

       在下乡的初期,五个人合做饭,以女生主厨掌勺、主刀切剁; 男生担水洗菜、烧灶放柴。说实话,在摸索积累过程中,我们也吃过一些夹生饭、黄焖饭、黑白饭、枪子饭和洼巴子饭。炒或煮的菜,咸了加水,淡了加盐,自食其果,没有矛盾,没有怨言。经过几个月的操练,女生们有很大提高,学会了做饭,男生还是下手。

 

       到了农忙,开始出早工,上晚工。知青组少数服从多数,决定轮流做饭。习惯了当助理,一下子要当主厨,我们俩男生无准备、无底气、无把握,听天由命。

 


姜昌明(本文作者)、姚松平、徐运秀、毕卯玉、陈贻祥当年下乡的合影
 

       五天一轮,避不开,躲不掉,硬着头皮上。我第一次值班,即紧张又兴奋,晚上琢磨着饭菜操作要点和作业流程,鼓励自己沉着应战,立争首战告捷,让人刮目相看。

 

       天刚朦朦亮,一溜烟下床,到沟渠担水几趟,装满水缸,还留二桶水,一半让大家洗嗽,另一半用煮饭和洗菜。从外面抱来一些不干不湿的野草把子和引燃柴,然后开始淘米、生火。开始,秩序井然,有条不紊。她们出工时还表扬我干得很顺当。当锅里煮米的时候,一边放柴烧灶,一边用小瓷块刮洋芋(小土豆)皮。

 

       出师不利,柴难烧,洋芋皮难刮,加之手脚笨,刮得很慢,用时很多,回头看灶里早熄火了。放下土豆,捣鼓灶堂,黑烟直窜,满屋烟雾,呛得我直咳嗽,用手一抹,继续捣鼓,直到灶堂燃火。我洗了一下手,又开始刮洋芋皮。平时,三个女生刮皮时,一碗洋芋只要一会功夫,我刮了半个多小时,刮了不到一半,打开锅盖,还没开锅。我到灶堂一看,又熄火了。我手忙脚乱,重复着烧灶添柴,洗手刮皮,搅伴煮米。我上早工的时候,觉得时间很慢,轮到我做饭,仿佛时间过得很快,折腾半天,米开锅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刮完了皮,我转向第二程序:洗菜切菜。眼看收工的时间快到了,心里更加紧张。烟熏火燎之后,我的眼泪鼻涕都被呛出来了,没有纸巾,顺手擦擦,一脸黑灰,满手乌黑。虽然没有镜子照,自己明知很脏,实在过意不去。特别是毕卯玉大姐是个洁癖,吃饭的碗都要用煮饭的蒸汽蒸的,如果她看到我的手脸这么脏,她不会指责我,但决不会吃饭。想到此,我打了一脸盆水洗手脸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刚洗完,下工的哨声响起。我的天啦,饭还没熟,我怎么交帐啊!心里开始嫡咕。兄弟们,姐妹们,你们千万别怪我,只怪烧柴不好,洋芋难刮。我感受折磨、感到难过。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,左手食指被切了一条口,赶紧剪了一块纹帐布包扎。队友们已回家。锅里饭没熟,菜没炒,灶里火又熄了;  灶台灶口、桌上地下一片狼藉,还有我沮丧的情绪,一副狼狈相,心里十分难受。

 

       大家洗干净手,立即投入战斗,有的烧灶,有的切菜,有的扫地,有的准备炒菜。吃早饭的时间只有半小时又要上工,大家忙活20多分钟,只剩几分钟吃饭时间。虽然饭有些不熟,菜又硬,为了准时上工,大家三下五除二,吃了个半饱,跑步上工。我也来不及洗碗和收拾,急匆匆上工。

 

       队友们无语,我更加自责。

 

       五十年过去了,每次想起做饭,心发怵,头发胀,腿发麻,手发颤。

 


九. 家庭副业

 

       在改革开放前的人民公社时期,以自留地种植和家庭养殖为主要内容的家庭副业,是生产队集体经济之外、由农民自主经营的一项活动,是农民收入和改善生活的重要来源,也是农民积极性很高的自主项目。

 

       按照政府的统一规定和建设八队的条件,以人均占地的5~10%分自留地,知青组集体户分到约五分田。相比县城周边的农村要多了近一倍,比南口、小河等地多人稀的农村要少了一半,处于中等状态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 69年春耕时分到自留地,姚组长立即带领我们种菜,解决无菜吃饭和购买油盐等零花钱的困难。大家一边取经,一边开垦,开始种了些易成活、长得快、收成多的季节性品种,如洋芋、莴笋、苋莱、黄瓜等,还种了一些瓜莱代粮的品种,如南瓜、玉米、冬瓜等。

 

       我们在一些大婶、大嫂的指导下,精耕细作,精心栽培,精细管理,每天早工前,午歇中,晚工后及雨天,有一半以上的时间和七成的人力投入菜园建设。从垦地、松土、整平、归陇、施肥、浇水、间苗、锄草、治虫、搭架等环节,大家认真负责,一絲不苟。姚松平组长更是身体力行,吃苦耐劳,非常细致地作业,一寸土、一棵苗、一个害虫都不放过,为了不伤害幼苗,放弃用铁锹、锄头刨地,改用双手刨地。每天至少在菜园里劳动3个小时以上。

 

       几分耕耘,几分收获,菜园一片绿油油、生机勃勃的景象。一季接一季,一茬接一茬,喜获丰收。不仅解决吃菜问题,而且还实现瓜菜代粮,五分地解决了五个人的基本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 村民们赞不绝口,妇女队长车阿姨逢人夸奖:松平,运秀,卯玉,你们不仅是生产能手,还是种菜高手,真不简单啊!

 

       家庭副业的第二个项目一养猪。69年底。知青新屋落成,年底每人分红几十块钱,有了基本条件,由组长提议:集体养猪,解决长期吃素不吃荤,改善伙食。每人筹资几元钱,大约用30元买了一头小猪娃,并在宽敞的客厅后面隔了一个小猪屋。谁做饭,谁喂猪,包括寻猪菜、切猪菜、煮猪食、喂猪食、做卫生一条龙作业。

 

 

 

       家庭养猪,是改善生活、增加收入的传统项目,投资风险较小,也是积肥、综合利用废渣废水、残湯剩水的好项目。但是,养猪,也是很麻烦,很占时,很脏很吵闹的事。家中有老人和小孩方便养猪,知青每人都要出工,集体养猪也增加一些烦恼。

 

       通过一段时间的实践,养猪大体上有五难:其一,寻食难。猪食主要是谷糠和猪菜,我们队是集体换粮,分米不是谷,没有糠,只能去买,抬高成本。猪菜到野外去寻,那时候,可吃的菜都被人吃了,剩下的余料被牛吃了,寻猪菜难。其二,煮食难。煮猪食基本与做饭同步,但我们只有一口锅,无论先饭后食,还是先食后饭,洗锅至少三遍,很费力费时。其三,捡柴难。烧饭的柴都紧缺,煮猪食要浪费很多柴。其四,做卫生难。猪屎尿气味大,每天需做好几次清扫和清洗,至少需挑一担水。最后,是睡眠难。猪整天喜欢哼哼,遇到没吃饱或生病时,猪一直叫唤不停,震耳欲聋,让人无法入睡。

 

       养猪的利弊十分明显,基于对吃肉的渴望和集体利益,权衡利弊之后,大家继续努力,维持喂猪。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徐运秀养猪付出的最多,贡献最大。

 

       后来,由于人吃饭都成了大问题,猪饲料无法解决,被迫出售已经养了几个月的猪,还亏了一点本钱,宣告养猪失败。

 


十. 端午情思

 

       下乡以来,随着劳动量不断增加,大家饭量渐增。由政府供应知青每人每日一斤米,共六个月的计划粮,被我们大约四个半月提前消灭。还未等到夏粮产出,已是无米之炊,出现青黄不接。供给制结束,从此,我们将过上自给自足的日子,柴米油盐酱醋茶一切自筹,真正体验生活、自理生活、理解生活从这里开始。

 

       端午节前,生产队分了一部分麦子。江南水乡的人爱吃大米,不爱吃杂粮。以前,农民将麦子、蚕豆、玉米这些杂粮按比例与国家兑换成大米。考虑换米比例低,等的时间长,知青组已是等米下锅,迫不及待了。大家不谋而合,决定:炸麦子、磨麦粉。

 

       六九年农历五月初四的晚上,五位知青背上麦子和器材,到车队长家借大锅大灶,借场地、借石磨炸麦磨粉。运秀和松平戴围裙和头巾,负责炸麦子。先把河沙倒在锅里,慢慢炒热,然后把淘净晒干的麦子倒入锅里与沙用温火伴炒,直到麦子由黄变成暗红色,千万别炒糊,锅里劈劈啪啪响,麦子开花,就熟了。添起麦子后,一人负责筛麦,一人又倒一碗麦子入锅慢炒。

 

       卯玉负责慢火烧灶,掌握火候十分重要,火大了容易把麦子炒糊,浪费粮食; 火小了,炒不熟。火时大时小更不可,火力必须温火,慢火,匀火。贻祥和我轮换喂磨、推磨,将筛净的麦子均勻喂入石磨,一转一转推,保持匀速,麦粉徐徐落入簸箕中,然后通过大筛、小筛过滤,分出麦粉和麦壳。锅里的麦子和灶肚的柴火劈劈啪啪响个不停,石磨在转圈时吱吱响个不停,五个人汗流夹背,说说笑笑闹个不停,上半夜,在欢快的节奏中,时间一分一秒流逝,很快到深夜,麦子炸了三分之二。夜深了,人疲了,烧灶的开始打盹,炸锅的不停地揉眼捏鼻,推磨的开始摇恍,速度下降一半,大家又困又累。哈欠声替换了欢笑声,跺脚声、拍打声盖过劈啪声和推磨声。在极度疲倦中结束战斗,磨完全部麦子。


 

 

       大约从晚七时开始,连续奋战十小时,从太阳落山到太阳露脸,通霄达旦,直至端午节早上五点。早上,每人端上一碗麦粉冲开水当早餐,吃完后按时出工。中午照例是开水冲麦粉。

 

       晚上收工,贻祥提醒大家:今天是端午节。其实,五个人心里都知道,早中两餐麦粉糊糊已是特殊过节,无可奈何,这一个月只能餐餐吃麦糊。

 

       端午节的晚餐,家里无肉无鱼,连一个鸡蛋都没有。姚松平默默无语,炒了一碗苋菜、一碗黄瓜,点亮油灯,五个人在毛主席像前背诵几段毛主席语录后,围着餐桌,两碗菜,每人一份麦糊,开始过节。

 

       大家一边吃,一边陷入沉思。良久,不知谁先哽咽了一下,接着大家都先后哽咽起来,一阵唏嘘之后,抽泣起来,小声哭起来……三位女生不约而同地扒在桌上,手忱脑袋抽泣,泪水顺着手臂,手指流到地面,湿了一片;  两男生手捧麦糊碗,走下座位蹲在地上,眼泪夺眶而出,流过面颊,落到碗里。虽然大家使劲憋着,没有喊叫,、没有抱怨、没有交流,憋着的哭、抽搐地哭、集体的哭,边哭边抽,边抽边哭,更真情、更伤心、更难受。

 


 

       是啊!这是一个辛酸的节日!是离开父母后,知青家庭的第一个端午节; 辛辛苦劳动半年,苍天馈赠给五个年轻人的是一份麦粉、两碗疏菜,这是自小长大从未有过的待遇!

 

       是啊,这是一个艰苦的节日!  昨天为磨麦充肌,一分钟没合眼,白天照样出工、照样卖力、照样守纪。三十八个小时的煎熬,半年的艰苦拼博,五个人都瘦了,都黑了,又苦又累,无以复加!

 

       是啊! 这是一个幸福的节日! 五个年轻人共同分享自己劳动的果实,分享自力更生、艰苦奋斗的成果,分享知识青年理想信念的幸福!

 

       是啊,这是一个青春年华的节日! 十七,十八,十九岁,花一样的年纪,花一样的皮肉,花一样的心灵,聚集一起,没有啤酒、没有音乐、没有燒烤、没有披萨……接受风雨的洗礼,接受艰苦的锻炼,接受生活的磨砺,接受时代的惠顾! 这就是我们的青春!

 

       是啊,这是充满友情的节日!五个没有血缘,命运却栓在一起; 不是同族,劳动却拼在一起; 不是一家,生活却连在一起,互相帮助、互相支撑、互相理解、互相关爱,真挚、纯洁、善良,充满友谊!

 

       五个人哭在一起,五颗心跳在一起,五条命连在一起,五姐弟的友谊紧紧地,紧紧地联系在一起!

 


 

 

(责任编辑:东岳)
顶一下
(10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